但他认为警察并非「一份工」咁简单-平潭新闻网
点击关闭

Sir警察-但他认为警察并非「一份工」咁简单

  • 时间:

雪莉疑似留下遗书

早前劉Sir獲邀上京參加國慶70周年慶祝活動,但仍一直惦念和關注香港局勢,呼籲全港市民站出來發聲和行動,維護法治,撥亂反正,回復到香港良治的狀態,這樣,香港和香港的青少年才有未來!

「無後悔加入警隊,亦唔會因為今次受傷而退縮!」暴徒在面罩的掩護下製造一場又一場襲警血案,至今逾300名警務人員遭蒙面暴徒瘋狂襲擊受傷,在10月1日屯門鏹水傷警案中,一名便衣防暴警被蒙面暴徒用水槍射鏹水,背部和手臂灼傷,需要大面積植皮且神經線壞死,恐永久傷殘,但他表明無悔加入警隊,亦不會因受傷而退縮。

鐵娘子護法 無畏又無愧

雖然身在病榻不能與同袍並肩作戰,但他的心仍與前線同袍在一起,他提醒同袍一定要小心保護自己,並鼓勵同袍不要忘記警察身份,繼續以作為警察為榮:「幾辛苦、幾難捱,都繼續以公正無私的態度執法。」

陳秀欣在面對採訪的鏡頭時,堅持選擇不隱去面容和名字,「我為什麼要隱去自己的臉?他們才是犯法者。我是警察,問心無愧就可以。」陳秀欣說,對警隊被不明事理的人侮辱,感到不開心也感到心痛。香港人以前很講道理,現在有些人卻好像被人蒙蔽雙眼,看不見事實,只看到自己想見到的事,而明明有很多資訊說出事實,但有些人偏偏相信單方面的報道與流言。

深水埗警署九月被圍攻時,陳秀欣打出從警以來第一發催淚彈,「當時我看到的畫面就是,對面幾個街口已經站了一百至二百個黑衣人。」她稱不想傷害對方,但必須保護警署與其他人。「我要話畀自己聽,不可以驚不可以退縮。」她說,現在每天看新聞畫面,如果沒有衝擊事件,就是她最開心的時候。

剛過去的暴力恐怖長周末,再有14名警務人員受傷,前晚在將軍澳被高處投擲單車擊中頭部的警員,頭頸受重創,現時仍然留醫,而在元朗被暴徒圍毆、試圖搶槍、更被投擲汽油彈全身着火的商業罪案調查科便衣警員,左前額、後腦、右肋骨、背部受傷,現時並無大礙。新界北總區指揮官郭蔭庸昨日在記者會上譴責,暴徒有預謀針對警方發動致命襲擊,公然挑戰法治,超越文明社會底線。

防暴警中鏹 受傷不言悔

劉Sir事後遭起底,收到數以百計惡意來電,有人粗口指罵,甚至恐嚇傷害其家人。太太受到驚嚇、孩子要取消暑期興趣班。但有市民在街上認出他時說了一句「加油,支持香港警察」,令他熱淚盈眶,差點在街上哭出來,「市民支持就是堅持工作最大動力,一份支持、一句說話可以令我好開心。」

已持續四個月的暴亂,面對「累」與「纍」,香港警察一一頂住。守護香港法治,是他們堅守的信念;讓香港社會早日回復安寧,是他們最大的心願。然而,警隊嚴正執法平暴,卻被瘋狂抹黑和起底,甚至連他們的家人也飽受欺凌。亂港暴徒顛倒是非黑白、指鹿為馬,目的只有一個:企圖逃過法律制裁、瘋狂奪權。香港人受夠了,香港是時候重回正軌,社會應該給警隊一個公道,法庭應該嚴懲違法暴徒。\大公報記者 鄭文迪

7月30日葵涌警署外的暴力衝突中,警署警長「光頭劉Sir」(劉澤基)被傳媒拍下擎槍嚇退一群暴徒,照片在網絡廣傳。硬朗的「光頭劉Sir」接受訪問時盡顯柔情,稱從沒怪過那些青年暴徒,反而覺得痛心,希望年輕人珍惜得來不易的繁榮安定。他又說,警隊內部「一條心」,市民的支持是他們最大的動力。

胡Sir感慨,2014「佔中」後,同期的少訊朋友有人因理念不同而離開,部分人今日變成示威者。他稱年輕人可能一念之差,走一條截然不同的道路。

該受傷警員表示:「雖然我今次受咗好嚴重的傷,但我無後悔加入警隊,亦唔會因為今次受傷而退縮!」他坦言這次受傷是其警隊生涯最大的挑戰之一,但會一如既往地面對,縱使知道要面對漫長的復康過程,「但傷患唔會將我擊倒,我會盡快康復,變得比以前更強!」

90後師兄 信念不動搖連串暴力衝擊,令不少友誼因政見不同而破裂,同為社會未來棟樑的青少年,也可因為一念之差而踏上成魔之路,現年23歲的胡Sir便有深刻體驗。他坦言,因為他的警察身份,有相識多年的朋友不問是非地排擠他,令他非常心痛,但他認為警察並非「一份工」咁簡單,在警隊內服務市民的心從無動搖過。

暴徒連續三天恐襲 再傷14警

46歲的劉澤基出身警察世家,自六月暴亂以來多次受傷,包括6月12日立法會外的暴亂,被暴徒用磚塊擊中,膝蓋骨裂了一塊小碎片,需進行手術取出;7月30日葵涌警署被圍堵當晚,被搞事者用鐳射槍射傷右眼,眼肌肉受損出現重影。

警長陳秀欣隸屬深水埗警署軍裝巡邏第二小隊。過去三個多月,深水埗警署是暴徒重點攻擊的警署之一,陳秀欣接受新華社訪問時表示,警署被多次攻擊,大家都趕不及清潔裝備,便又要繼續工作。

「我們都是在做我們應該做的事,犯法那個人是你,但是為什麼要顛倒是非,反過來指責我們?」佗槍師姐陳秀欣從警20多年,堅持履行警察職責,面對暴徒無畏無懼,早前在警署被圍堵時,打出在警隊生涯的第一發催淚彈。她站在最前線,守護香港這個家。

胡Sir19歲中學畢業便投考警察,加入警隊前是少年警訊成員。他當時與劉Sir在少訊共事,獲劉Sir教導投考心得、正確的價值觀,想不到四年後在機動部隊能夠在他麾下繼續共同進退,可謂亦師亦友。

擎槍退暴徒 鐵漢有柔情

暴亂以來,有相識多年的朋友因為他是警察而不問是非地排擠他,但胡Sir認為,警察並非「一份工」咁簡單,他對警隊信念堅定,認同警察是在做對的事,毋須因輿論而畏懼自己的工作。

幾十磅戰衣在身,很重;一更工作三十多個鐘,很累;磚林火海下執法,傷痕纍纍……

劉Sir憶述7月30日晚情況稱,當時得悉一名市民於葵涌警署外被暴徒毆打至休克及昏迷,他接到指令與同袍趕往營救,過程中遇到激烈的阻攔、被人以硬物攻擊,他與另一警員「落單」。有人嘗試將他拉跌,更有人企圖搶警棍,混亂間他的頭盔掉了,頭部及背部被人不停猛打,他擔心有人搶槍,於是擎起裝有布袋彈的雷明登霰彈槍,成功嚇退暴徒。

該名被鏹水所傷的警員,原本駐守屯門警區反黑組,有13年的「差齡」。他受傷後口述現況並由友人撰信向同袍「報平安」,提到當日制服一個被捕示威者時,被裝有腐蝕液體的水槍射中,背部及右手整條手臂內側位置灼傷,屬三級燒傷。他受傷當日打了八支嗎啡止痛,並獲醫生告知,右手神經死曬,需要做兩三次手術。

胡Sir加入警隊四年,今年加入機動部隊。在7月30日葵涌警署被暴徒圍堵當晚,他曾一度身陷險境,與光頭劉Sir一同被多名暴徒包圍襲擊,遭雞蛋、刺激性液體濺中,左上臂被滅火筒擊中,身體多處有瘀傷,其後需休息數天,才能返回前線工作。

今日关键词:黄晓明回应中餐厅